行踪不定

杜曦云策展

爱默杨 (1969), 李博 (1982), 秦晋 (1976), 莫俊峰 (1963), 郑宏昌 (1982), 张竹筠 (1984), 孟煌 (1966).

在当代中国,各自奔走的个体,行踪各异,但是否有对当代文明的明确意识和主动追求?或者,在追求经济利益时,对与之联动的各种秩序是否有清晰的意识?有什么样的意识?……只有仔细辨别不同个体的具体行踪,才能对这些问题有所体验。

随着技术的发展,影像的生产和传播已经成为当代人的日常技能,职业和业余者的竞技,转为对体验和思考质量的品咂。所以,在摄影节这个情境中,本次展览的参加者,并没有职业摄影家,但他们都频繁运用摄影这一工具、方式来进行表达,都有自足的方式。

从作品所透露出的视角、态度和观念来看,这些年龄、性别、生活地域各不相同的艺术家,彼此间的差异性很大:莫俊峰用纪实摄影的手法,尽可能丰富的捕捉中国这个迷宫的多个碎片;爱默杨把实景拍摄和电脑虚拟图像结合起来,让废墟中不可见的心理状态以魔魇般的方式逼真浮现;李博调慢相机的快门速度,赤裸的躯体在深夜的校园中飘忽不定;胡为一把摄影和装置结合起来,一根闪着幽冷萤光的电线贯穿青年们的肉体和其它器具,钓出生命在时空中的莫名情愫;秦晋把中国式青少年教育中常见的标徽、口号、校服,和浩瀚宇宙以心理空间的方式组合百感交集的世界;孟煌和张竹筠都以文献归档般的方式,组合成规整的图像,虽然组合的逻辑不同,但都是相当自觉的在特定生存环境中找寻自我,或者质疑自我;郑宏昌用转基因萝卜和血液组成的装置,成为他拍摄的模特,用具体、直观的形象,抽象出当下在中国生活的人几乎全都无法置身事外的某种共同处境。

这些直观可感的作品,流露着当下中国的不少信息。和往昔相比,新的变化依然随时随地在发生着,行踪可能时而直线时而曲折,但前行的方向没有逆转。艺术家们彼此之间的差异虽然很大,但对个体命运的关注和对更加开放的未来的企盼,却是所有人作品中挥之不去的共同气息。这是生命的本能诉求,只是不同个体在不同处境中的具体表现不同。因为人性从来没有变过,尤其在具有更多可能性的当下。

杜曦云 

展览地点:厦门市集美区市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