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AN IMAGE MAKER

贺婧策展

高倩彤 (1987), 李然 (1986), 蒲英玮 (1989), 童义欣 (1988), 王拓 (1984), 向振华 (1986).

今天的摄影或影像艺术家,不应当仅仅是一个拍摄者,而更应当是对我们当下所处的图像环境具备反思能力的思考者。比起传统概念上的“摄影师”(photographer),他更像是一个图像处理者(an image maker)。而所谓的“处理”,并不是一个纯粹技术性的过程,而是在一系列生成的动作(gesture)中完成对于图像本身及其生成机制的反思。它可以是拍摄、再现、复制、剪辑,甚至是挪用、篡改、重置和破坏。总之,作为图像处理者的艺术家,不再仅仅是摄像机背后按下快门的那个人,也未必再需要时时扮演图像世界中的造物之神。一切关系都可以变得更松散和多维,重要的是能够在图像传播和流通的漩涡里不失时机地介入到一种持续地编写和修篡之中,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对其工作对象和工作行为本身的自省。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内部环境中,讨论摄影的当务之急,或许恰恰在于打开所谓“摄影”的边界,破坏那个将摄影自身框限起来的媒介藩篱。实际上,只有当摄影不再被“单独地”隔离讨论,而是被置入当代图像的普遍问题中被看待,或许才能完成这一视觉形式被进一步丰富和激活的可能。展览“To be an image maker”作为本届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的单元展览项目,正是尝试以几组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图像实践,来打开狭义的“摄影”与广义的“图像”之间的界线,在探索摄影图像之边界的同时,也将问题指向这一媒介本身在我们当下所处的视觉环境和它的生产机制。也因此,参展的几位艺术家,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摄影师”,他们或者长期从事影像、装置或文本的创作,或者始终关注于以传统摄影之外的视角和领域来切入对图像本体的思考;同时间,这一展览所呈现的作品,尽管方式各异,但都体现了艺术家对已经存在的图像制式的观察和反思。因而,与其说这是一个关于摄影图像的展览,不如说这是一组关于当代视觉环境和图像机制的文化研究案例。

贺婧 

展览地点:厦门市集美区市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