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

卢彦锦

黄锐策展

如果不是彦锦而是什么别人,我不会写这个文章。问题是彦锦是我早就熟识,并非一直关注,可是他存在。我们可以拉家常,很少谈艺术,根本不怎么谈摄影。 我们不能说是常相识,可以说常相在。相在是一种情况,相识又是一种。摄影可以说相当专业,又可以相当普遍化。虽然普遍,但不普通,谈,或者看中国摄影,包括彦锦,可能就在其中。

这种相在自 2002 年开始,已经 15 年了。15 年前我 刚从日本回京,开始创建 798 的事业。彦锦那时不 过 15 岁,长头发,细咪着眼。半张脸虔诚,半张脸 不屑的样子。

我那时搞行为艺术,满城转,彦锦帮我拍记录。为了 《超级购物》的现场行为和拍摄。我收集了『燕京八景』 和京城最美的四名模特。彦锦还未长成,只够上美女们的肩膀高,可是他已是名超级摄影师了。

谁敢相信,我们居然拍了以天安门为现场的行为艺术!

稍后,彦锦进入青年反抗期,不仅反抗了他的老师荣 荣,也开始反抗摄影了。别人以为他的个性太特殊, 我认为是与艺术为伍的常情。通常的艺术观与社会趣 味搅在一起,对年青人的自然向往和挑战意识有超级大的束缚作用。没有摄影家头衔的彦锦还是彦锦,他回到厦门家人的身边,更加我行我素。

看彦锦的照片,我就看出这么一个对抗的关系。他在自我识别中发展变态,又压抑变态,成为一种转化。 转化的瞬间不可预测,也无法复制。在这个展览上的四个系列,全无关联,全部即兴创作,没有逻辑性。有线条纵横,但没有标点符号。很难说彦锦的专业语 言究竟如何,他会以一种长久的沉默回答你。

时隔 15 年,彦锦又找到我的头上,摊派一个策展人 的任务给我,这事儿也许是他又对了,因为我根本不懂策展。

《十五年》, 黄锐, 2017/9/26

展览时间:2017年11月25日 - 2018年1月25日, 每天9AM-9PM

展览地点:DREAM SPACE 臆想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