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文欢

《与时间先生的一次合作》

刘畑提名

我希望作品是具备精神深度的风景。 ——邵文欢

在邵文欢的工作室中,我所看到的,不仅是一位艺术家为人熟知的创作的另一

面,更是“作品”之命运的另一面,它首先是 :搁置。

由于对好坏的判断、取舍,或者艺术家的迟疑、犹豫,甚至仅仅因为一个闪念, 一些尚在成为“作品”中途的有所期待之物,就被无限期的搁置在了那里。它 们既非草稿,也非某些被最终创作代谢掉的次品。尽管身为“作品”, 它们尚 未让艺术家满意,但是,作为“物质”,它们已经确凿存在了。这个工作室的 角落中的封存、暂存过程,暂停只是假象,时间悄然入侵,使一切变质。

这个变化既是艺术家“控制之外”(OUT OF CONTROL)的,又其实正基于艺 术家的特有创作方式:邵文欢广为人知的“绘画性”(而非单纯的“画意”)作品, 正来自于他同时调用、调制了两种明胶——作为摄影感光介质的明胶和中国传 统绘画颜料中的明胶,所有的侵蚀与变质正发生在这交融的涂层之上。画面上 缓慢出现的并不是任何某地某物的具体形象,而是难以定义的“时间的痕迹”。

也许,存在两种摄影:一种,与时间为敌,对抗或控制时间;另一种,与时间合作。 但是,天地不仁,人其实没有与时间合作的能力。所以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等待, 最好的合作总是不期而遇。因为人们通常无法意识到 :有些作品是无法或者无 力完成的。而摄影拍摄的短暂的时间和被封存的漫长时间,都各自具有强大的 能量。

相较这种改变,所有的博物馆,都恰恰在用真空、恒温、除湿......,竭力隔绝 外部的世界,试图让那些可被指名道姓的“作品”,逃离时间流逝的漩涡。都 在努力的拒绝与时间合作,希望成为“TIMELESS”的状态。

时至今日,这些陈年的“显影物”,依然没有获得满意的结局与名字。有趣的 地方在于,唯一明确的事情是:艺术家面对曾经自己不置可否、不知如何评判 或推进的创作,那个关于取舍的判断,非但没有更加清晰,反而更加恍惚。但 在这幅画面上,我们却可以看到,超乎判断、选择和控制之外,超乎狭隘的“作品” 意图之外的动人力量。尽管它超出了摄影师的意志,看似并非有意为之,却触 及到了摄影的本质深处。

如同把握时间是摄影的有限功能而已,再现自然也是。真正具有魅力的轮回是, 以物质的身份,在时间中,再次进入自然,并且接受 :时间是最浓墨重彩的一 种“明胶”。它在不知何时拜访,在潜移默化中给予痕迹,以证明我们虽后知后觉, 但业已收到了这份礼物。

刘畑

展览时间:2017.11.25 - 2018.1.3

展览地点:厦门市集美市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