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影像

幻痛诊所

2017 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无界影像”单元邀请策展人 沈宸,在电影、虚构叙事、被介入的物件、宇宙空间、建筑 等不同面向上展开摄影的多元跨界可能。

沈宸策展

藤井良雄 (1979),许哲瑜 (1985),沈凌昊 (1988),马克思·谢尔 (1975),谢达·索莱马尼 (1990),王拓 (1984).

“幻肢”(Phantom limb)这一概念由美国神经医学家塞拉斯·威 尔·米切尔(Silas Weir Mitchell)于 1871 年提出,是指某些 失去器官的人类所产生的一种幻觉,这些人感觉失去的四肢仍旧 附着在躯干上、并和身体的其他部分一起移动。由此在幻肢上产 生的疼痛感称为“幻痛”(Phantom pain)。这种疼痛既是生理 的亦是心理的。

展览“幻痛诊所”将“幻痛”作为隐喻,以“缺失/破损 - 伤痛 - 观察 - 介入”作为基本原型,针对不同的“幻痛”类别和诱发机 制展开观察或尝试治疗。“幻痛”的“病理”可能是心因性的, 却也是组织部分缺失后机体自我产生的应激机制。肉体的残缺明 显易查,而人格的碎裂、记忆的丧失或篡改、社会结构的破损却 不那么容易知觉。

在此,艺术家们化身为诊所的“医生”,对不同的“幻痛”进行 了各自的观察并加以揭示 :

藤 井 良 雄 的《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将目光聚焦在了广岛县的大久野岛 :在距离广岛核爆 的 72 年后,这座以“兔子岛”闻名的地方已是一片祥和,然而 另一段在二战时制造毒气的历史却被人有意无意地掩埋。作品在 当下温馨的场景和有关毒气制造的文字、图片档案资料中不断回 闪,以此试图讲述一段几被遗忘的罪恶历史 ;

许哲瑜的《1970 年 11 月 11 日》受到一则台湾 1970 年于中山 公园塑立孙中山铜像的老新闻启发,通过实地拍摄的场景、虚构 的动画形象、以及被抹除了”国父“字样的原始新闻稿,尝试还 原一段他未曾经历过的鬼魅时代 ;

沈凌昊在《心中的景致 - 历史的剧场》中拍摄了江南造船厂和蒋 经国旧居的建筑内景,并将其制作成感光图像置于黑匣中——那 些曾经被占领的工厂成为占领者的展馆,而名流出没的别墅在一 夜之间被强行拆毁,如同一个迷失方向的剧场 , 演绎着一系列自相矛盾的剧本 ;

马克思·谢尔的《地图与领土》以二战时期 1941-1944 年纳粹 对列宁格勒进行围城为背景。作品粉碎了简单化的历史讲述并试 图构建一个交织了事实与虚构迷宫的博物馆。作品还对苏区在敌 人进行围城的情况下,在城中禁止私人拍照和图像制作、占有等 情况进行了调查。艺术家以 1941 年冬天被逮捕的 6 人摄影师团 体“人民之眼”、非法持有德国风景明信片的护士安东尼娜·拉罗娃、书写盲文日记的彼得·戈尔恰科夫等人的遭遇作为原型, 在作品中扮演了“间谍”的角色。通过虚拟了身份的肖像、重新 拍摄的历史建筑、饱含秘密的图表与盲文,以及碎裂的明信片图 像等信息,艺术家对真实和伪造的历史展开了追索和质疑 ;

在《民族颂歌》中,美国艺术家谢达·索莱马尼以其伊朗裔的身份, 将焦点投注到那些因反抗暴力和侵害而遭受“被消失”命运的伊 朗女性身上。通过挪用及拼贴残存于网络上的低分辨率肖像,艺 术家对这段极端的历史和现实进行了控诉 ;

王拓的《奠飨赋》以曾经禁绝于大陆汉语世界的小说《梁太太的 三个女儿》为蓝本,通过虚拟的两个女性形象探讨了人们无法阅 读或接近某些被有意尘封文献时的尴尬处境,以此探讨历史事典 所留存的却又无法被知晓的创伤。

在这些作品中,艺术家或多或少都对几乎被遗忘或丢失的图 像、文本、故事等进行了挪用。这些碎裂的图像和文本如幽 灵(phantom)般潜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抑或游移于网络之 中。它们曾指向歧义的想象,勾引链接的可能,激发叙事的幻 觉,却难以被完整。艺术家企图通过还原和重新植入上下文(recontextualize)的方式对它们加以锚定,并由此对不同的“幻 痛”加以探究。

“幻痛”或许并不致死,但却不断通过“痛楚”提醒着曾经存在的” 缺失“,以及残余主体的”存在“。“幻痛“在很大程度上只能 被暂时地缓和或中止,却难以被绝对地治愈。但至少,直面那些 残缺,是我们通向理解和治疗“幻痛”的第一步。

沈宸 

展览时间:2017.11.25 - 2018.1.3

展览地点:厦门市集美区市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