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黛丽·塔图

《表面》

萨姆·斯道兹策展

奥黛丽 · 塔图其实已经从事摄影 15 年之久。尽管这一活 动始终隐秘开展,远离媒体的聚光灯,但其成果十分重要。 因为这一次,她从被关注的客体转变为观察的主体和表达 的操控者。摆弄着公众的幻想,塔图解构了杂志中所呈现 出的那种名望。

她的作品围绕自拍像的主题第一次展示给公众。第一个主 要由记者形象构成的系列遵循了固定的程式,可以被看作 是间接的自拍像。奥黛丽 · 塔图尝试在电影宣传期的每次采 访之后,系统性地记录下采访者的影像,然后细致地在每 张照片上标注电影名称、时间、地点和媒体的名字。如同“作 茧自缚”,采访者反被拍摄,观看者反被观看 ;这些无名记 者仿佛穿行于酒店套房一件普通的装饰物前。

在第二个系列中,奥黛丽 · 塔图像音乐家投入音阶练习一样 投身于自拍练习。在远早于自拍流行的时期,当摄像机还 面向世界而非自身时,她就已经开始在经过每一面镜子时 捕捉自己的图像。

然而最重要的部分可能要算是她自己一手筹划的宛如故事 一般的“画作”。她自己搭建装饰物,制作首饰和服装,总 是一个人,在一个私密的空间进行拍摄,除了一张在祖母 的协助下完成的照片之外,奥黛丽 · 塔图总是一个人轮番上 阵充当摄影师、模特、编剧、布景师、灯光师、戏服造型师 ...... 观察这些图像就像在阅读一些故事,它们是一位探险家摆 弄名人的表象,找寻自身图像时的幸福冒险。

为了印证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第四个系列提供了证据。在 拍摄时,她额外架设两台监控摄像机。她为自己的作品 整理了文献资料。通过更广的视角,和定时且快速的间 隔,她的图像将我们引向幕后。她向我们展示了布景的现场, 证实了一个人的交响乐团如何工作,她不停地穿梭于相机 的前后,将这个从一个人成名起就开始运转的奇幻机器运 用到极致。当我们将这些图像呈现于荧幕上并快速播放的 时候,它们动起来的样子仿佛再现了第一部电影的景象。

在数年中,她一直使这项事业保持机密,默默灌溉了一处 秘密的花园,在其间她不断耕作扩展,也许还试着为自己 夺回身为演员常被分享的图象。

萨姆·斯道兹

展览时间:2017.11.25 - 2018.1.3

展览地点:厦门市集美市民中心